传统手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传统手工
宋官窑有多火?雍正乾隆都是粉丝

时间:2022-05-12 23:13:29 来源:观复博物馆 点击数:242825

清代帝王,尤其雍乾两代,对历代名窑心仪有加。

审美高段的雍正爷更是对宋代瓷器推崇备至,其文雅素净、清新脱俗的审美正与理学影响下宋器之气度相合。

其在位其间,活计档常有为宋器镶金口金足、重配精美彩漆座子、陈于多宝格中的记录;而当时的画作也常常有可映照之处。

如《雍正十二美人图》中多宝阁上的汝窑天青椭圆水仙盆、三足盘;再如雍正元年郎世宁所绘《聚瑞图》,并蒂瑞莲与瑞谷并插于一件宋官窑弦纹盘口瓶中,瓶下以紫檀座托承。

▲清 郎世宁《聚瑞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细看花瓶,瓶口作盘状,圆柱形颈,阔肩,鼓腹,下为圆形圈足。颈部、鼓腹部各有凸起箍状弦纹三匝,与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宋官窑青釉弦纹瓶颇为相似,当时或依其所画也未可知:

▲(右图)宋 官窑青釉弦纹瓶 故宫博物院藏

除收藏宋瓷珍器外,雍正皇帝也常常复刻之。当时清宫内务府兼管御窑厂督窑官年希尧与协助督窑官管理御窑厂的唐英不断按照雍正帝的旨意烧出仿汝窑、仿官釉、仿哥釉、仿钩釉等瓷器。

富于创新精神的乾隆帝在赏古情愫上也承袭了父亲,清宫档案中可以找到详细记录,如乾隆三年五月初六日时,曾有旨“汝釉花觚一件,均窑双喜花瓶一件,官釉葫芦马卦瓶一件,均窑纸槌瓶一件,厂官釉六孔瓶一件,冬青瓷小花插一件,月白釉六孔瓶一件,萱花靶莲五寸盘一件,大观釉五缶花插一件,龙泉釉糖锣洗一件。传旨:着将龙泉釉糖锣洗交与唐英照此釉水烧造,另改花样。萱花把莲五寸盘将盘心内花样放大些,花纹俱各画细致些,照样烧造。其余八件,照样烧造,颜色不俱,钦此”——当时情形,可见一斑。

▲上三张由左至右

清 雍正款仿官釉鸠首耳尊 故宫博物院藏

清 雍正款仿官釉天球瓶 故宫博物院藏

清 雍正款仿官釉三足洗 故宫博物院藏

▲下三张由左至右

清 乾隆款仿官釉双系鱼篓尊 故宫博物院藏

清 乾隆款仿官釉弦纹蒜头瓶 故宫博物院藏

清 乾隆款唐英仿官釉水丞 故宫博物院藏

五大名窑之一官窑,指的是宋代官府直接营建的御瓷窑出品,传世宋官窑分为北宋官窑、南宋官窑。

一般认为北宋官窑由宋徽宗赵佶创办,在徽宗的直接掌管下,北宋官窑以高古的青铜器造型为摹本,施予青釉,肌素无华,纹取冰裂,紫口铁足。其美学成就不在汝瓷之下;

而南宋官窑则由南宋开国皇帝——徽宗之子赵构建造,赵构继承了父亲卓越的审美能力,南宋朝廷也延续着北宋官府建造窑场的体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窑器,名内窑。

这一段记载,可循之南宋《负暄杂录》:

宣、政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中兴渡江,有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袭徽宗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 后郊坛下别立新窑,亦曰‘官窑’,比旧窑大不俟矣。

▲南宋 官窑水丞 观复博物馆藏

▲南宋 官窑小渣斗 观复博物馆藏

值得一提的是,南宋官窑非常提倡“高级灰”,其釉色是一系列灰色调的粉青、米黄、灰青、翠绿色。马未都先生的《醉文明》中有一段描写:

宋代提倡的灰青釉是非常收敛的。今天看到的瓷器普遍非常鲜艳、艳丽,给我们的感官刺激都非常强烈。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看这样一件瓷器,看到距离我们千年以上的一个灰色的、淡淡的、收敛含蓄的瓷器,对那时候的文化应该有一种思考。我们文化的表达,既有热烈艳丽的一面,也有含蓄收敛的一面。今天不是很容易理解千年以前的官釉,不知道这种官釉在当时给皇家带来了什么样的愉悦,但应该知道的是,我们的民族和文化曾经有那样辉煌的一刻。

这一抹雅气的灰青色,来自传世宋官窑,也来自我们民族的寻雅根性,据此,观复博物馆特烧造了【仿宋官窑品茗杯】四式,以延续风雅时代之美器美韵▼

本次仿古,可做识宋官窑之"标本"用,其特征应有尽有▼

聚沫攒珠、蚯蚓走泥纹等细部特征也一一毕显,观复摹古仿制,是由骨到皮的,非做个样子草草了事

所谓仿制,其精髓是什么呢?其色、其釉、其纹,皆为“寻访”。形色在外、匠艺稍进、文雅在内,最终我们访的是精神

乾隆皇帝曾在明代仿官窑器上刻诗云“李唐越器久称无,赵宋官窑珍以孤。色自粉青泯火气,纹犹鳝血裂冰肤。摩挲真是朴之朴,咏叹仍非觚不觚。合赠何人合长吉,簪花得句负奚奴”

可见,后人所“访”的,乃前代的风流韵致,也是可为“今人用”的审美与精神的共鸣,因想而造、因造而用,将原本遥不可及的“前雅”致用于当下,这不正是对我们民族文化中那些辉煌时刻的真正的铭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