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亚太联合文化
2017

娱乐频道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娱乐频道 > 正文

绝世高人登场记 :品评《三国演义》之诸葛出山

更新时间:2017-03-31 22:59:48点击次数:18476次字号:T|T

刘备第二次来到隆中拜谒诸葛亮,得入于门,见门上所书孔明自作对联:“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正在观赏对联,“忽闻吟咏之声,乃立于门侧窃听。”

上次在水镜庄上,就窃听人家弹琴,这次又窃听人家吟咏,敢情刘备有喜欢窃听的毛病。是吗?刘备之“窃听”,是听人家弹琴和吟咏,不似刘表之妻蔡氏,窃听人家说话。同是窃听,性质不同。刘备是羡慕人家雅致,蔡氏是窥探人家心思。刘备正大光明,蔡氏心怀叵测。咱们先停下对刘备跟蔡氏窃听的分析,听听里面到底吟咏些什么内容: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就这一顿“兮”,估计早已把个张飞,“兮”得找不着东西了!我的天哪,卧龙先生这不是再等人来相请嘛!多亏我来了,要不然,一定就会被别人请走了。刘备心说。

玄德待其歌罢,上草堂施礼曰:“备久慕先生,无缘拜会。昨因徐元直称荐,敬至仙庄,不遇空回。今特冒风雪而来,得瞻道貌,实为万幸!”

看刘备这虔诚,看刘备这急切,看刘备这高兴,看刘备在这种紧张兴奋的状态下,竟然还没忘了表白自己的虔诚:“今特冒风雪而来”,真是一个不被高兴乐晕头的人哪!

刘备当时的高兴劲儿,都快直接从胸腔子里面,冲出喉咙了。先别高兴太早!

“那少年慌忙答礼曰:‘将军莫非刘豫州,欲见家兄否?’”

“呲”的一声,自行车泄气了。

“玄德曰:‘先生又非卧龙耶?’少年曰:‘某乃卧龙之弟诸葛均也。愚兄弟三人,长兄诸葛瑾,现在江东孙仲谋处为幕宾;孔明乃二家兄。’”

连卧龙之弟都这么高傲风雅,哥三个都如此出类拔萃。这哪是个人家,简直就是个龙窝嘛!

那“卧龙先生在家”吗?不在,昨天被崔州平约走,“出外闲游去矣。”刘备都快急死了,他还到处“闲游”!到哪“闲游”去了?“或驾小舟游于江湖之中,或访僧道于山岭之上,或寻朋友于村落之间,或乐琴棋于洞府之内;往来莫测,不知去向。”嘿,瞧人家活得,那叫一个舒坦!孔明舒坦了,玄德快晕了。“刘备直如此缘分浅薄,两番不遇大贤。”诸葛均说:进屋坐会儿吧,喝口茶再走。张飞如何受得了大哥这般辛劳而无功:“那先生既不在,请哥哥上马。”“我既到此间,如何无一语而回?”“因请诸葛均曰:‘闻令兄孰谙韬略,日看兵书,可得闻乎?’均曰:‘不知。’”想了解一下卧龙平常看什么书都了解不到,这叫咱们性格火爆的飞哥如何忍受下去:“问他则甚!风雪甚紧,不如早归!”“风雪甚紧”只是借口,“不如早归”才是真心。玄德斥止之。飞哥因为孔明,又挨了一顿训斥!

“家兄不在,不敢久留车骑,容日却来回礼。”这就下逐客令了。仙家本不留俗客,还请见谅。玄德曰:“岂敢望先生枉驾。数日之后,备当再至。愿借纸笔作一书,留达令兄,以表刘备殷勤之意。”诸葛均拿来笔墨。“玄德呵开冻笔,拂展云笺:备久慕高名,两次晋谒,不遇空回,惆帐何似……”写罢,递与诸葛均收下,拜辞出门,方上马欲行,忽见童子招手篱外,叫曰:“老先生来也!”玄德视之,见小桥之西,“一人暖帽遮头,狐裘蔽体,骑着一驴,后随一青衣小童,携一葫芦酒,踏雪而来。”

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哪,诸葛亮终于回来了!

来者转过小桥,口中吟诗一首: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太虚,疑似与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好诗!

“玄德闻歌曰:‘此真卧龙矣!’滚鞍下马,向前施礼曰:‘先生冒寒不易,刘备等候久矣!’”

“滚鞍下马”,差点从马鞍子上直接掉下来!“先生冒寒不易,刘备等候久矣!”且看刘备这话语,先问人家“不易”,再说自己辛苦。在整个《三国演义》述说刘备的文字里,除了兴兵为关公报仇时失却方寸,其他任何时节,哪怕万分危急,千般激动,从来都是从容镇定,话语明晰。真个好枭雄!

那人慌忙下马答礼。

诸葛均在后曰:“此非卧龙家兄,乃家兄岳父黄承彦也。”

嗨!嗨也没用。

“曾见令婿否?”“便是老夫,也来看他。”玄德闻言,辞别承彦,上马而归。正值风雪又大,回望卧龙岗,悒怏不已。——二顾茅庐,再次于临别前回望卧龙岗,前后映衬,何其妙笔!

玄德回新野之后,“光阴荏苒,又早新春。”真不知刘备是怎样在这“荏苒”的“光阴”中,一天天如煎似熬地挨盼时日。占卜、择期、斋戒、沐浴、更衣,再往卧龙岗拜谒孔明。这在书中已经是第三十七回之末了。

第三十八回一开始,玄德欲三往隆中。前两次都是张飞出来阻挠,这次却是关羽首先忍耐不住了:“兄长两次前往拜谒,其礼太过矣。想诸葛亮有虚名而无实学,故避而不敢见。兄何惑于斯人之甚也!”玄德曰:“不然。昔齐桓公欲见东郭野人,五反而方得一面。况吾欲见大贤耶?”关羽虽然号称饱读春秋,然于春秋之事,却不及玄德清楚明白,看来读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读懂书就更加不易了。玄德虽然读书不甚用心,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其所用心,多有比关羽深挚处。

一旁张飞跟着说道:“哥哥差矣。量此村夫,何足为大贤!今番不须哥哥去,他如不来,我只用一条麻绳缚将来!”

世间事就是这般让人哭笑不得:越是出身不高的,越瞧不起出身微贱的。飞哥开口一个“村夫”,闭口一个“村夫”,正仿似忘了自己原本是个屠户,跟《水浒传》里的镇关西,原本都在同一个行业联盟里共事。他想要拿去对付诸葛亮的招法,着实就是他杀猪时的看家本领——拿一条麻绳子,像捆猪一样把他捆来!记错了人家的姓氏了吧?人家叫诸葛亮,不叫猪葛亮!

刘备又严厉地训斥了张飞一顿:“汝岂不闻周文王谒姜子牙之事乎?”

各位看《三国演义》,只注意大家推尊诸葛亮,说他是管仲、乐毅,说他是姜子牙、张良,却不要忘记留意一下刘备的说法。刘备不时拿齐桓公、周文王自比。诸葛亮相当于姜子牙、管仲,后来大家承认了这个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就顺此承认了他的主子就是周文王和齐桓公!

这次又往隆中,离草庐半里,刘备就下马步行了,刚好碰见诸葛均。

“玄德忙施礼,问曰:‘令兄在庄否?’均曰:‘昨暮方归,将军今日可与相见。’言罢,飘然而去。”敢情这位也是个“见首不见尾”的神龙似人物,来去也都很“飘然”。要不老王怎么说他们家是个龙窝呢,忘了上次刘备来时,人家吟咏的是何等文字了吗?

“玄德曰:‘今番侥幸得见先生矣。’张飞曰:‘此人无礼!便引我等到庄也不妨,何故竟自去了!’”正是用心不同,关怀所以相异。玄德只关心诸葛亮,因此不会去顾及诸葛均;张飞不以孔明为事,故而偏去挑诸葛均的毛病!

三人来到庄前叩门,童子开门出问。玄德曰:“有劳仙童转报:刘备专来拜见先生。”听清楚没有,小孩改名“仙童”了,这回要是再见到黄承彦,一定会叫“仙翁”。

“今日先生虽在家,但今在草堂上昼寝未醒。”玄德曰:“既如此,且休通报。”然后,回头吩咐关、张,“只在门首等着。”这俩当时的心情作者没写,留给读者自己在心里揣摩猜想吧。

“玄德徐步而入,见先生仰卧于草堂几席之上。玄德拱立阶下。”设想一下,假使你是刘备,当时是何情态!正如被猫挠心,却又不得不自我慰藉说:猫挠的是别人的心。一个“仰卧”席上,一个“拱立阶下”,真是好对比!

“半晌,先生未醒。”他可真睡得着啊!

老张杀猪时,真希望对方熟睡不醒——倒不是同情,想让它少遭罪,只图下手方便。没有反抗,宰杀过程就更顺利,效率也高哇。可这是在等人,而且是哥哥第三次来求见。在飞哥的心中,诸葛亮算个什么?可是俺哥哥,那可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伟大人物!如何敢这般傲慢?这不是羞辱我,是羞辱俺哥,是用羞辱俺哥的方式,来撕扯俺老张的心哪!

“这先生如何傲慢!见我哥哥侍立阶下,他竟高卧,推睡不起!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云长再三劝住。

这段文字极有趣,甚有把玩余地。其实先生傲慢无妨,妨碍在于“我哥哥侍立”。我哥哥何许人也,怎么能够为别人“侍立”?如果不是哥哥拦阻,俺老张还用费那样的周折——去后院放火,立刻就冲进去,当即揪住脖领子,将此“村夫”直接甩到窗外去!云长“再三劝住”的“再三”,可不是简单的一次、两次、三次的意思,心中愤懑无奈,只得再三“劝住”张飞,还有最难劝住的自己!别忽略了接下去的一句:“玄德仍命二人出门外等候。”敢情这两位,心急火燎,不知不觉中,已经冲进院子里面来了!

玄德“望堂上时,见先生翻身将起”,终于起来了——“忽又朝里壁睡着。”莫说刘备,读者的腿都酸了,心也着火了。“童子欲报。玄德曰:‘且勿惊动。’”

又立了一个时辰,孔明才醒,口吟诗曰: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帘外日迟迟。

孔明吟罢,翻身问童子:“有俗客来否?”童子曰:“刘皇叔在此,立候多时。”孔明乃起身曰:“何不早报,尚容更衣。”遂转入后堂,又半晌,方整衣冠出迎。

可怜咱们皇叔刘备,就这般像守灵一样,眼见着孔明在那里酣睡,自己却只能站立在一旁无休止的等候。等待了好几个时辰,又加好几个“半晌”,人家总算起来了,抛出的第一句话语,竟然说咱们是“俗客”!真是羞煞人,气煞人也!不过这下小童终于聪明了,不再“记不得好多名字”,而是直接以“皇叔”称说刘备了。“何不早报?”原来是小童的毛病!拿仆人说事儿,是聪明主子的惯用手段!“尚容更衣。”又是一个半晌。

时间对于诸葛亮这种“疏懒性成”的“耕夫”,几乎是没有意义的存在;而对于刘备,不仅军务繁忙、腿酸腰痛,还有心急犹如火燎。你燎你的,我睡我的。天地造物,原本既是如此,给不同的动物和人物以时间,用处原本就是不同的,这叫各得其所,妙!

玄德见孔明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

这下总算看清孔明的真面目了!

玄德下拜曰:“汉室末胄、涿郡愚夫,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昨两次晋谒,不得一见,已书贱名于文几,未审得入览否?”

第一次来时,刘备对小童进行自我介绍时,说的是什么来着?啊,想起来了,叫做“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怎么这次换成“汉室末胄、涿郡愚夫”了?人的自我身份定位,在不同的对象和场合,竟然会有若此的悬殊与差别,真是太令人感叹了!就像一个处长,见了我们这些白丁时,总要递上名片;去见厅长或者省长时,就不再递送名片,而只是“拱立阶下”了。不过老王应该提醒各位一下,在刘备的上述话语中,无论是涿郡,还是南郡,抑或豫州和宜城,“愚夫”都是一样的;可是“末胄”之为“汉室”,可就跟另外的“末胄”大不相同了。只将此“汉室”两字,加在“末胄”的前面,那么“末胄”,就已经不再是“末胄”,“贱名”从而也就跟着不再是“贱名”了。

孔明曰:“南阳野人,疏懒性成,屡蒙将军枉临,不胜愧赧。”二人叙礼毕,分宾主而坐,童子献茶。茶罢,孔明曰:“昨观书意,足见将军忧民忧国之心;但恨亮年幼才疏,有误下问。”

终于告诉刘备,说已经见到你“书”于“几上”之“贱名”,也看过你留下的“短信”了。

玄德曰:“司马德操之言,徐元直之语,岂虚谈哉?望先生不弃鄙贱,曲赐教诲。”孔明曰:“德操、元直,世之高士,亮乃一耕夫耳,安敢谈天下事?二公谬举矣。将军奈何舍美玉而求顽石乎?”

让孔明露面既已若彼艰难,叫孔明说话,也就更非轻易之事了。你当这是我们普通人唠嗑呢,在洗手间里相遇了,“吃了吗?”“吃过了。”“吃啥好东西呀?”“猪肉炖粉条子。”没用的话,哪儿都可以听到;高人的高深话语,花多少钱,人家得说给你听算!

玄德曰:“大丈夫抱经世奇才,岂可空老于林泉之下?愿先生以天下苍生为念,开备愚鲁而赐教。”孔明笑曰:“愿闻将军之志。”玄德屏人促席而告曰:“汉室倾颓,奸臣窃命,备不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而智术短浅,迄无所就。惟先生开其愚而拯其厄,实为万幸!”孔明曰:“自董卓造逆以来,天下豪杰并起……”

这里的“屏人”两字,断然可以去掉,或者直接换成“屏气”,似更好些!身边本无外人,张飞、关羽,还有“仙童”,那个都不需要“屏去”。加上“屏人”两字,既不亲切,又使得刘备急切想要表达的心情,受到意外的抑制。作者疏忽矣!

一顿辗转周折,卧龙先生终于开始说正经的了。

“曹操势不及袁绍,而竟能克绍者,非惟天时,亦抑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此可用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非其主不能守;是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

别惹曹操,联合孙权,但得有立足之地。荆州是个好地方,可是荆州牧刘表,不是能够守住荆州的人物,你不想要荆州吗?

“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国,高祖因之以成帝业;今刘璋暗弱,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彝、越,外结孙权,内修政理;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兵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以出秦川,百姓有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矣。此亮所以为将军谋者也。惟将军图之。”

刚刚摆上棋盘,还没有开始投子,就已经把这盘棋下完了。你见过这样的超一流棋手吗?武宫正树?藤泽秀行?吴清源?看来这些围棋界不世出的超级大师们,要想在围棋上再获些许进步,就只能拜孔明先生为师喽,舍此之外,再无另外可能。

言罢,命童子取出画一轴,挂于中堂,指谓玄德曰:“此西川五十四州之图也。将军欲成霸业,北让曹操占天时,南让孙权占地利,将军可占人和。先取荆州为家,后即取西川建基业,以成鼎足之势,然后可图中原也。”

连“西川五十四州之图”都每天在家把玩,岂是想要“终老于林泉”的做派?

原来三分天下的格局,就在卧龙的一席话里!能人哪!世上哪里去找这样的能人呢?要不怎么叫卧龙呢,人家的见识和脑子,那是走兔、飞鸟,还有游鱼们所能比拟的吗?!

玄德闻言,避席拱手谢曰:“先生之言,顿开茅塞,使备如拨云雾而睹青天。但荆州刘表、益州刘璋,皆汉室宗亲,备安忍夺之?”

孔明曰:“亮夜观天象,刘表不久人世;刘璋非立业之主:久后必归将军。”玄德闻言,顿首拜谢。

“夜观天象”,乃孔明先生一生优长,此处“夜观天象”,观测到“刘表不久于人世”;第四十九回又“夜观乾象”,观测到“操贼未合身亡”。

只这一席话,乃孔明未出茅庐,已知三分天下,真万古之人不及也!

拨云见日,心茅顿除,端的不枉“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顾”!只不知张飞和关羽听懂了没有?

玄德拜请孔明曰:“备虽名微德薄,愿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备当拱听明诲。”孔明曰:“亮久乐耕锄,懒于应世,不能奉命。”

帮你分析一下行市,回去照着经营就行了,还非要人家跟你合伙做生意!人家志存清风舒爽,心系明月朗丽,身爱竹松秀拔,情牵琴棋悠铿,哪能跟你去做俗人把玩的生意?

玄德泣曰:“先生不出,如苍生何!”言毕,泪沾袍袖,衣襟尽湿。孔明见其意甚诚,乃曰:“将军既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

只此一句“先生不出,如苍生何!”便有不落泪者,亦只是无心肝而已。玄德公不止“泪沾袍袖”,连衣襟都被泪水浸透了。岂止是“如苍生何?”更添一层“如刘备何”呀!

“将军既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只此一句,闻者亦无不感泣而又欢欣鼓舞矣。可叹孔明先生,就此告别仙境闲情,人世多了一位贤相,山林少了一位赏人。挥手从兹去,自是不复回。玄德得了师臣,松篁失了知音。

有关诸葛亮出山辅佐刘备的事实,在《三国志•诸葛亮传》中,不过一页纸的样子,而且绝大部分还是诸葛亮的《草庐对》。《诸葛亮传》曰:“躬耕垄亩,好为梁甫吟,身长八尺,每自比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时先主屯新野,徐庶见先主,先主器之,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愿见之乎?’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

仅仅就是依据这么几行纪实文字,又略微参照了一点诸葛亮的《前出师表》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几句话语,就描绘出了好几章前铺后垫、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接、环环相递的紧张而又动人心弦的精美文字。小说家的写作本领,还有艺术创作的伟力,谁敢自露浅薄,说自己还没五体投地?

《三国演义》作者,为令诸葛出山,用尽全部笔力,也耗尽了全部心力!慨叹得我们只剩下慨叹,再不想说出更多累赘的话语。

 

(编辑:admin)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 百岁饶宗颐:“现在要培养通人 太难!”
  • 王守常解读中国智慧:寻找“一分为三”的思维方式
  • 林安梧:儒教与儒学一体 须扎根生活建立公民儒学
  • 一生有光,有光一生:周有光
兹游奇绝冠平生:无人不爱苏东坡

亚太简介 | 组织结构 | 会员条款 | 法律声明 | 协会章程
百家乐网址 现金网 现金网 澳门赌场 全讯网 现金网 博彩网址 博彩网站 博彩公司 博彩公司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博彩公司 澳门百家乐 博彩公司 现金网 皇冠新2网址 澳门娱乐场 博彩公司 线上百家乐 博彩公司 百家乐网址 澳门博彩官网 博彩网址 博彩网址 博彩网址 澳门百家乐 博彩网址 网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 博彩网站 百家乐怎么玩 澳门真人赌场 博彩网址 线上百家乐 博彩网址 百家乐论坛 网上百家乐 博彩网站 澳门娱乐场 澳门赌场 澳门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