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亚太联合文化
2018

读书时间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读书时间 > 正文

一想到我少女时的美貌,就忍不住哭!

更新时间:2017-10-19 20:55:44点击次数:23352次字号:T|T

图片来源于网络

 

和那些比较年轻的二胎妈妈标榜的“给孩子多个伴” 不一样,我生二胎的动机不纯,只是为了再生一个儿子。

不过,花了十几万,我生的是女儿。

我想说,在生活的困难面前,爱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一件事。

 >>> 人人都有故事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10个作品

作者:紫罗依 

***

我所在的小区,是一个很年轻的小区,里面住着很多正在婚龄、育龄的女性,也有很多很小的小孩子。在这里,有不同的女人在经历着人生的不同阶段:单身、结婚、生孩子。远远看上去,熙熙攘攘,我却觉得像走马观花,都是人生的幻象。

这都没有什么,人生多的是幻象。然而,最让人幻灭的是小区里有一群生过二胎的妈妈,总是在电梯里、过道上热情地向人推销生孩子的好处。而我,作为一个已经49岁的二胎妈妈,看着她们还算年轻,但因为产后失于调养逐渐暗黄的脸,就会由衷地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异类。

不是因为年龄,而是因为我绝对不会劝说一个原本没有生育意愿的女性去生养孩子。有很多人,尤其是未婚未育的姑娘,被所谓的亲子综艺圈粉,觉得生养孩子是一件纯粹美好的事,最后在抚养孩子的阵痛中掉落深渊。我不能再利用自己饱受生活摧残的面孔蒙骗小姑娘,让她们对生育产生根本不合理的期待。

因为我,当时一个15岁女孩的妈妈,在再次面对一个完全无知无闻的小婴儿的时候,都会感觉到痛苦甚至绝望。我不知道那些20多岁实际上还懵懵懂懂的女孩子突然升级成为母亲的时候,究竟有多少痛苦与多少无助。

和那些比较年轻的二胎妈妈标榜的"给孩子多个伴"不一样,我生二胎的动机不纯,只是为了再生一个儿子。在广东地区,不管你是讲粤语的,还是讲客家话、讲潮汕话的,女性生儿子的压力普遍都大。还没等全面二胎的政策出台,我就做好了到香港生二胎的准备。

当时到香港生二胎,是很多人逃避计划生育政策的选择。在还没有这么多限制的政策出台的时候,大多数人想的都比较简单:香港的教育条件好,而且出国比较方便,对孩子好。反正都要被计生罚钱,还不如把钱直接"投资"到孩子身上。实际上,哪有这么简单。香港的教育条件好,那是针对私立学校,普通孩子能去的学校都很一般。而且,眼下的生活都还没过好,想着出国方便也不知道做什么。

然而,还是有很多比较年轻的妈妈为了到香港生孩子特别舍得花钱,到香港生一个孩子花了几十万。我当然不能花这么多钱,因为我还有一个姑娘要读高中、读大学。医院、住宿都是我自己找的,花得就比较少,但连着办理各种证件,等孩子拿到香港身份证的时候也花了十几万。

不过,花了十几万,我生的是女儿。


但我还是接受了。年龄摆在那,怀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之前花了几年时间,又是调理,又是到医院做试管婴儿,都没能顺利再怀一个。所以忽然怀上了,哪怕B超结果显示又是女儿,丈夫还是劝我生下来:一来,这样对身体的损伤比较小;二来,也是碰碰运气,万一B超不准,其实是一个儿子呢?

这看起来是个精明的选择,好像谁的感受都顾及到了,而我又是有经验的妈妈。但很快我就发现,不管选流产还是生下来,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曾经极尽自己所能去预想再生育的风险,但直到我真正面对一个小婴儿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想得太少,或者说高估了自己。

二胎的成本,不仅在于怀孕的风险、生产的风险、抚育的成本,还在于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好了重头再做妈妈的心理准备。

小女儿生下来的时候,大女儿已经15岁了,当时正读初三。她一向很听话,我对她很放心。让我特别费劲的,是每天不定时嗷嗷叫的小女儿。我都习惯了听大女儿的指挥了,忽然多了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听话只会哭闹的小丫头,真的心理落差很大。丈夫上班了,老大上学了,房子里空荡荡的,就剩下我围着小女儿在转。我要算着时间给她冲奶粉,时刻留意着要不要给她换尿布,还要趁她睡觉的时候好像冲锋一样买菜、洗衣服、扫地拖地。她醒着的时候,我的精神高度紧张;她睡着的时候,我反而觉得好受一些,能心里不记挂着她把家务做完。

但那种好受,比起精神上的巨大压力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听说剖腹产影响哺乳,我不知真假,但在我身上倒是应验的:小女儿就没有吃过我一口奶。不用喂奶,确实省事,但随之而来的奶粉钱,就是大事。

一罐婴儿奶粉到手,最起码要300块人民币,孩子每喝一口,都是钱。后来,连钱都是小事,香港的奶粉声势浩大地限购,在市面上买一罐信得过的奶粉就更不容易。再后来,越来越多的限制性政策出台,小女儿留在内地读书处处都是钱:小学一笔赞助费、初中一笔赞助费、高中一笔赞助费、大学又是按港澳生的标准收费,这里算起来少说都得几十万。我天天为了小女儿发愁,恨不能塞回肚子里去,哪怕一直怀着都比生下来省事。

然而,女儿明明是两个人的女儿,生下来的决定也是丈夫做出的,但等到孩子真的生下来处处离不开人的时候,丈夫却理所当然地不管不问。我问过他为什么,他说他根本不会抱孩子,抱坏了岂不是麻烦?而且小女儿天生就比较闹,天天哭,他看着小女儿的哭脸,哪怕是亲生的他都觉得不耐烦。

我能说什么?生都生下来,又不能真的塞回肚子里去,但我真的太累了。

到了小女儿3个月大的某一晚,她忽然在晚上醒过来了,哭得惊天动地。但我真的累得不想起来,浑身关节都又酸又痛,实在不想管她了。再说了,能哭得这么大声,会有什么事呢?我由着她哭了一会儿,丈夫就用手推我了,叫我起床看看孩子怎么样了。我看看丈夫那张因为睡不足而显得更加不耐烦的脸,心里觉得又痛又恨:她难道只是我的女儿?孩子哭了,非得我去看,你就不能起身看看?

但我想到老大第二天还要上学,她马上就要参加中考了,休息时间很重要,我就忍着浑身的酸痛爬起床,去哄半夜起来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小女儿。一开始还好,哄几下就睡了。再后来,哄半晚,小家伙还是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我看。在那种劳累之下,我真的没有多少慈母的心情,一心就想着她赶紧睡了了事。她夜里不睡,早上还能接着睡;我夜里不睡,早上该干的活还是得继续干。

我的年纪都那么大了,两边父母的年纪当然也不小。像是我们60年代出生的人,家里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孩子:公公婆婆正帮着小叔子带孩子,我的爸妈也帮着我妹带孩子。他们连自己都顾不好,我自然对他们指望不上了。至于丈夫,毕竟生孩子的不是他,坐月子的也不是他,他该上班上班,该出差出差,连老大的家长会他都不一定愿意去开,哪还能指望他帮着照管小女儿呢?

在他眼里,照顾孩子就是我这个家庭主妇的本分:因为怀孕,我捧了二十几年的铁饭碗掉了,丈夫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吃他的,我理应嘴短;用他的,我理应手短。他都忙了一天了,家里的事他就不该管了。所以,他每天回来吃过晚饭,放下饭碗就捧着手机玩消消乐,也不问一下我怎么了,也不看一下孩子怎么了。

因为生二胎,我成了家里的众矢之的。首先对我不满的,是老大。老大天生是一个敏感的孩子,感情比较细腻,说话却挺直接的。我天天围着妹妹忙得头都在冒烟,对她的关心自然就少了。有时候她抱着妹妹,就会笑着说:"妈妈肯定比较喜欢妹妹,有了妹妹你现在都不管我了。"

我听了这话就觉得生气,心里想我怎么不管她了?我要是不管她,她干净的校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天天带回学校的早餐,是她爸爸做的?我心里窝火,没法对婴儿使,没法对丈夫使,只能对老大使。通常老大这么说完,我先骂她几句出气,然后再支使她带妹妹下楼转,让我耳根清净一会儿。

那时候二胎少,老大带着妹妹下楼,年龄差特别明显,总有三姑六婆上前问东问西,搞得老大非常尴尬。有些眼神不好的,还以为老大是妹妹的妈妈,弄得老大更受不了,从此以后就不在我耳边说"妈妈喜欢妹妹"了。但她能管住嘴上不说,却不能管住心里怎么想。她有时候也会抱妹妹,有时候高兴了也会和妹妹玩,但更多的时候,她看着妹妹的表情都是很复杂的。我明知道老大心里有疙瘩,但是我真的太累了,我也想偷偷懒:老大周末在家里做作业的时候,我会叫她出来休息、吃水果,顺便帮我看着小女儿。

睡眠不足让我看上去很显老,本来就不坚挺的发际线还在不断往后退。因为没人手,花销又大,我还没出月子就不得不沾冷水洗碗洗衣服,后来寒风一吹骨头就疼。平时还好,硬挺着一日算一日,万一小女儿病了,那麻烦就大了。白天我要抱着小的在医院里挂号、排队,一天奔波。晚上回到家,我还要火急火燎地烧饭做菜,基本上顾不上大的跟我说什么。就算老大笑着想说些什么哄我高兴,我通常都是不耐烦地将她打断--我真的太累了,累得没有办法配合老大的好意,还觉得老大帮不上忙。

在那时候,我衡量一个人的唯一标准,就是能不能帮上忙。自从小女儿出生以后,我困在家里,以前工作认识的朋友自然渐渐就淡了,我就是有苦闷也没法说。要是跟丈夫说,他只会觉得我矫情、多事。再多说几句,我俩就吵得天翻地覆。

所以,可怜的老大又成了我情感上的垃圾桶。我知道老大的学习很紧张,我也不敢耽误她,只能在她吃饭的时候和她吐苦水。一开始,老大还会认真听,然后给我想办法。后来老大发现我就是为了宣泄情绪抱怨,吃饭的速度就比以前快多了,吃两口就放下碗。但是,如果老大对我说的话提出不同意见,我就会调转枪头骂老大"没良心"。时间长了,老大就学乖了,只木着一张脸吃饭,对我说的话只怕是左耳进、右耳出。

但我还是焦灼,焦灼让我犹豫不定,一会恨一心要生二胎,结果对孩子不闻不问的丈夫;一会恨不是儿子,又帮不上的老大;再过一会,我又会恨绑住我手脚的小女儿。我怀小女儿的时候年纪大了,吃了不少苦头:怀孕到了6个月的时候,我的肚子忽然奇痒无比,等睡醒起来我才发现自己挠了一肚皮的血丝。为了避人耳目,我又不敢光明正大地上医院,只能自己买药来涂,始终不见好,真是肚皮都掉了一层。后来听得一个老中医说是胎毒,买了药水搽,才慢慢好转,但后来还是留下了一片暗沉,非常难看。

在香港做的剖腹产手术,手术做得很漂亮,刀口只是一条线。但在一片暗沉当中,发白的疤痕就很显眼,成为垂下来的赘肉的中线。洗澡的时候,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想自己做姑娘时候的青春美貌,就忍不住哭。


对我来说,做一个高龄的二胎妈妈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甚至还消磨了我对生活的所有乐趣。但为了脸面,在亲友面前我还得保持平静的样子。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以爱的名义催人家生二胎,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以爱的名义生二胎。但是我想说,在生活的困难面前,爱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一件事。

 

(编辑:admin)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 女孩子碰不到生死相许的爱情,就多看《牡丹亭》
  • 流浪一生的三毛
  • 张岂之:通过书信指导学生写论文
  • 对话刘梦溪:梦公有梦 无问止境
马尔克斯: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

亚太简介 | 组织结构 | 会员条款 | 法律声明 | 协会章程
百家乐网址 现金网 现金网 澳门赌场 全讯网 现金网 博彩网址 博彩网站 博彩公司 博彩公司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博彩公司 澳门百家乐 博彩公司 现金网 皇冠新2网址 澳门娱乐场 博彩公司 线上百家乐 博彩公司 百家乐网址 澳门博彩官网 博彩网址 博彩网址 博彩网址 澳门百家乐 博彩网址 网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 博彩网站 百家乐怎么玩 澳门真人赌场 博彩网址 线上百家乐 博彩网址 百家乐论坛 网上百家乐 博彩网站 澳门娱乐场 澳门赌场 澳门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