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亚太联合文化
2018

外国文学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外国文学 > 正文

2017布克奖得主乔治·桑德斯:“那天夜晚在她的床上,我很审慎”

更新时间:2017-10-19 20:53:23点击次数:23460次字号:T|T

 “天才怪诞作家”乔治·桑德斯

乔治·桑德斯(George Saunders),这位有着“天才怪诞作家”之称的美国人,入选2013 年美国《时代》杂志人物榜时,被评价为“一直都是最好的用英语写作的短篇小说家”。《纽约时报》副主编乔尔·洛弗尔也认为“如果真有‘作家中的作家’,这家伙就是桑德斯”。

桑德斯一直以来以短篇小说享誉世界,在今年2 月,他终于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林肯在中阴界》(Lincoln in the Bardo),小说以美国总统林肯丧子之后返回墓地的历史传闻为背景,借用佛教理念中的“中阴”一说,演绎了一个融灵异与现实于一体的历史异闻故事,在推出前就已备受各界期待,甫一出版即被《纽约时报》《纽约客》《华盛顿邮报》《出版人周刊》等三十多家权威媒体重点关注和连篇报道,在全美引发热议。

▲《林肯在中阴界》在刚刚结束的法兰克福书展上

在刚刚结束的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林肯在中阴界》也是大放异彩,引人瞩目。

而今晨刚刚揭晓的2017 布克奖(Man Booker Prize),最终也颁给了乔治·桑德斯的这部奇书。


▲桑德斯获奖报道

在《林肯在中阴界》里,乔治·桑德斯进行了一场大胆的文体实验,文学爱好者尽可以在此书中感受到真正的实验和先锋文学的魅力。在今日世界,小说创作早已失去了实验精神先锋气质,而桑德斯在自己第一本长篇小说中就采用了如此独特的文体,颇有点向当年的先锋小说致敬的意味,不负其“天才怪诞作家”的称号。

 

下面为大家送上《林肯在中阴界》独家试读。


- 新书独家试读-

《林肯在中阴界》(节选)

[美] 乔治·桑德斯

卢肖慧译

I.

我们成婚那日,我四十六,她十八。这下,我知道你会怎么想了:年纪大得多的男人(不瘦,略秃,瘸着一条腿,几颗木牙)行使婚姻特权,因此让那可怜的年轻妻子受辱——

然而,错矣。

那恰是我拒绝做的事情,你瞧。

在我们新婚初夜,我拖着重重的脚步走上楼,因为醉酒和跳舞脸色泛红,发现她穿着件轻薄如蝉翼的什么东西,是她一个姑姑硬逼她穿上的,丝绸衣领随着她的颤栗而轻轻抖动——不能那么干。

我温存地跟她说话,我告诉她我的真心:她美丽;而我,老,丑,且心力交瘁;这段婚事是不配的,不是本着爱而是为了利;她父亲穷愁潦倒,她母亲患着病。这就是她在此地的缘故。我对此非常明白。当我看出她的害怕——我的措辞是“厌恶”——时,我说,并不会奢望去碰她。

她向我保证说她并没觉得“厌恶”,尽管我瞧见她那张(清纯的,双颊绯红的)脸因为说谎而扭曲。

我建议说我们应当做……朋友。任何事情,都应当不藏不瞒,就象我们已经圆了房那样。她应当轻松愉快地在我的家里过日子,努力把这里当成她自己的家。而我则会对她别无他求。

我们就是这样过日子的。我们成了朋友。亲密的朋友。没别的。然而,那却又是那么地丰富。我们一起笑,一起决定日常起居的事情——由她帮着,我事事更替仆人们着想,跟他们说话也不再那么潦草打发了。她趣味高雅,成功地完成了室内装修,而花费却只是预期开销的一个零头。我每每踏进门时,就看见她快乐起来;我们讨论家居事务时,我发现她会侧身向我靠过来;我简直无法说清她是怎样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啊。我很幸福,够幸福的了,但现在我常常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低声祷告,就是这样:愿她在此地,愿还在此地。就仿佛一条哗哗奔涌的河自己取道流过我的家,家中如今充满水的清新气息,我总是意识到有某种慷慨的、自然的、激荡人心的东西在身边流淌。

一天晚餐时,她在我的一大群朋友面前,竟主动地对我赞美了一番——说我是个好人,体贴,睿智,厚道。

当我们四目相对,我看出来她说的是心里话。

翌日,她在我的书桌上留了一张签条。尽管羞涩阻止了她用语言或行动表达这份情思,签条上这么说,我对她的宽厚,产生了心有所望的效果:她很快乐,在我们的家里,她确实相当安适自在,并且渴望,她是这么写的,要“以彼此亲密无间的,于我,尚为陌生的方式,拓展我们俩共同幸福生活的新疆域。”她要求我在这件事情上引导她,就像我在“其他诸多方面引导她进入成年世界”那样。

我阅读完签条,便去用晚餐——看见她相当光彩焕发。在仆佣面前我们彼此交换了坦诚的目光,对我们俩从这无望的情形中设法替自己找到了希望感到欣喜。

那天夜晚,在她的床上,我很审慎,保持自己惯常的风度:体贴,殷勤,恭顺。我们只是浅尝甘露——彼此亲吻,拥抱——不过请你不妨想象一下,这突然降临的纵情欢爱的醇美。我们彼此都感觉到一浪高过一浪的欲念之潮的冲击(是的,当然),不过靠着我们缓慢而牢固地建立起来的感情的支撑:那是一种可靠的结合,经久而真实。我并不是没有经验的男人——小时候很野;在弹子巷、棒球场、恶狼窝混过很长时间(这么说,相当不好意思);曾经结过一次婚,而且相当正常——然而,这情感竟如此强烈,在我,全然不曾有过。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是,次日夜里,我们将继续一同更深入地探寻这片“新大陆”,早晨我好不容易抵御那拖住我、挽留我在家的强大引力,去了我的印刷坊。、

然而那天——哀哉——就是那梁木之日。

是的,是的,厄运!

一段梁木从天花板上落下来,就砸在我这里,我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因此,在我康复期间,我们的计划非得推迟不可。根据医生的建议,我躺入了我的——

一种所谓的病匣,被认为——认为是——

汉斯·福尔曼

疗效甚佳。

罗杰·贝文思三世

疗效甚佳,是的。多谢多谢,老兄。

汉斯·福尔曼

不胜荣幸。

罗杰·贝文思三世

在起居室内,我躺在我的病匣里,感到相当荒唐;就是这间起居室,我们新近还(快乐地,忐忑地,她的手握在我的手中)穿过它,去她的卧房。接着,那位医生回来了,他的助手把我的病匣抬上他的病辇,于是乎,我就看出来了——我看出来我们的计划不得不无限期地推延。真令人烦恼!现在,我什么时候才能领略婚床的全部愉悦与快感呢?我什么时候才能阅尽她的赤裸之玉体呢?什么时候她才会,那渴欲的嘴,那绯红的腮,那样地凝视我?什么时候她能放浪地松开长发,让它最终缠绕我们的身体?

啊,看来我们非得等到我完全康复。

这情形实在令人烦恼。

汉斯·福尔曼

然而,或许,忍耐是金。

罗杰·贝文思三世

不错。

当然我承认,当时我心里并不这么以为。当时,在病辇之上,还没封盖,还能松动,我发现自己暂且可以离开那病匣,跳将出去,踢起一股小小尘土,甚至还撞碎一只花瓶,一只在起居室里的花瓶。但是我的妻子和那医生正专注地讨论着我的伤情,竟没注意到。我简直不能容忍。我承认,还发了一通火,引一头熊闯进狗的梦里,吓得那几条狗唁唁大吠,在他们中间乱窜乱跑。那会儿,我还能那么干!那些日子啊!现在我可干不了了,既无法引一头熊走进狗的梦,也没法领我们这位沉默的年轻朋友上馆子!

(他看上去的确年轻,是不是,贝文思先生?从他的外形来看?从他的姿势来看?)

不管怎么说,我回到了自己的病匣,就像以前那样哭啊哭——年轻的朋友,你明白这事了没有?当我们新到这片病苑,年轻的先生,感觉直想哭,接着发生的是,我们渐渐变硬起来,关节部分有种轻微中毒的感觉,体内那些小部件破裂了。如果我们新鲜,我们也许还会屙几团屎出来。这就是我干的,那天一路出来,在病辇上:我趁新鲜之际,在我的病匣里,就屙了几团屎,出于愤怒,结果怎样呢?我就一直守着这坨屎了,而且,实际上——我但愿你不介意我的粗鲁,年轻的先生,或者可恶,我希望这不会有损于我们之间初萌的友谊——这坨屎至今仍在下面,此时此刻,在我的病匣之内,虽说干硬了许多!

天啊,你是个孩子吗?

他是孩子,是不是?

汉斯·福尔曼

你既然这么提到,我相信他是的。

看,他来了。

几乎是饱满的身体啊。

罗杰·贝文思三世

我深感歉疚,我的上帝。还是一个孩子,就困囿于一口病匣之中——而且,还得听一个成年人陈述他那病匣内一坨干屎的种种细节——这委实不是,呃,一种令人满意的方式进入他的新,呃——

一个男孩子。还只是个小孩子。噢天啊。

深感歉疚。

汉斯·福尔曼

※ 《林肯在中阴界》选读结束。此处所选译文版权归浙江文艺出版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编辑:admin)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 康德+黑格尔+启蒙+去魅的马克思主义=哈贝马斯
  • 叶嘉莹捐资 设立“迦陵基金”
  • 刘泽华:传统是资源不是本体 对国学应强调反思
  • 女孩子碰不到生死相许的爱情,就多看《牡丹亭》
家中摆满石头和佛像 贾平凹:你看,这个像不像马云?

亚太简介 | 组织结构 | 会员条款 | 法律声明 | 协会章程
百家乐网址 现金网 现金网 澳门赌场 全讯网 现金网 博彩网址 博彩网站 博彩公司 博彩公司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博彩公司 澳门百家乐 博彩公司 现金网 皇冠新2网址 澳门娱乐场 博彩公司 线上百家乐 博彩公司 百家乐网址 澳门博彩官网 博彩网址 博彩网址 博彩网址 澳门百家乐 博彩网址 网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 博彩网站 百家乐怎么玩 澳门真人赌场 博彩网址 线上百家乐 博彩网址 百家乐论坛 网上百家乐 博彩网站 澳门娱乐场 澳门赌场 澳门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