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化名人
《红楼梦》中的庶出姐弟探春和贾环,为什么活出了两种模样?

时间:2021-04-21 15:00:44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点击数:899

本 文 约 4900 字

阅 读 需 要 13min

在中国传统的宗法制度中,嫡庶亲疏是一项重要的伦理法则,《红楼梦》一书便对这种嫡庶关系有着十分深入的刻画。其中,贾探春和贾环这对姐弟可以说是作者着墨最多的庶出人物。

那么,探春和贾环姐弟俩在贾府中究竟有着怎样的境遇呢?

探春。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子尊母卑的宗法地位

在传统宗法制度中,“嫡”一般是指正妻,“嫡出”则指正妻所生子女,“庶出”就是妾室所生子女。在《红楼梦》一书中,探春和贾环就是一对身份相似、性格悬殊的庶出姐弟,两人是曹雪芹为表现尊卑关系而塑造出的经典形象。

作为贾政的亲生子女,贾环和探春在贾府中自然属于正经主子,严格来说,二人的教养理应是贾政与正室王夫人的责任,而与姐弟俩的生母赵姨娘无关。

王夫人与贾环。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在第二十回中,贾环与宝钗的丫鬟莺儿赌钱时耍赖,因此被宝玉赶了回去。赵姨娘听闻此事便骂道:“谁叫你上高台盘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玩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这没意思?”

偏偏这顿责骂被路过的王熙凤听了去,于是便反斥道:

“大正月里怎么了?兄弟们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样话做什么?凭他怎么着,还有老爷太太管他呢,就大口家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

赵姨娘。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从这段话来看,作为庶子的贾环在府中的“主子”身份是毋庸置疑的,家庭地位也远高于生母赵姨娘,所以赵姨娘并没有资格直接训斥贾环。

不仅如此,在元妃省亲时,贾环得到的赏赐虽然稍逊于宝玉和贾兰的“金银项圈二个、金锞二对”,但他还是能得到与贾珍、贾琏和贾蓉等人一样的“表礼一端、金银锞一对”,探春也与诸姊妹一样,得到了“新书一部、宝砚一方、新样格式金银锞二对”的赏赐。从赏赐来看,尽管嫡庶亲疏各有差别,但探春姐弟基本上得到了分内的东西。同时,作为庶子的贾环还能够参与一些宗法仪式,如清明时节,贾环就跟着贾琏、贾兰等前往铁槛寺祭祀,这既是一种宗族义务,也是一种身份认同。

相比于贾环,探春的“主子”意识更为强烈。在第七十三回中,迎春的累金凤簪被乳母偷拿,但怯懦的她不过问。探春得知后为其打抱不平,更说到“咱们是主子”,有意强调自身的伦理身份。

迎春与探春。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在第五十五回中,因凤姐生病,探春获准和李纨、宝钗一起暂代家务,偏巧此时遇到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去世。探春依照旧例,只拨给二十两银子,但此前袭人的母亲去世却获赐四十两,赵姨娘便大闹了一场。

赵姨娘要求探春拉扯拉扯赵家人,但探春却不以为然,反问“哪一个主子不疼出力得用的人,哪一个好人用人拉扯”。在场的李纨好意劝解,探春又说“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在此反复言明自己的身份地位。赵姨娘虽是探春和贾环的生母,但实际上仍是一种奴仆的身份,一般情况下不仅不能亲自教养子女,而且家庭地位也比子女低。

探春代管家务。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同样,赵家人在探春和贾环面前,也属奴仆,而非亲属。比如赵姨娘在责骂探春不认亲舅赵国基时,探春就反问:“既这么说,每日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可见,赵国基在贾府中应该是充当贾环跟班之类的角色,他在血缘关系上确实是探春姐弟俩的亲舅舅,但在实际上却只能是贾府下人。

在这种思想观念下,反而是晚辈为尊,长辈为卑,尊卑有别的宗法地位昭然分明。

左右为难的庶出身份

自商周时期开始,尽管嫡庶承继中掺杂着其他诸种现实因素,但嫡长子继承制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宗法原则,嫡尊庶卑始终是传统伦理中的基本观念。

至明朝,朱元璋在册立长子朱标时仍称:“礼从长嫡,天下之本在焉。”

在《红楼梦》成书的清朝,代际承袭也以嫡长子优先为基本原则。如《清会典事例》就规定了爵位官职的承袭顺序:“凡承荫,先荫嫡长子孙,嫡长子孙出仕或有故方荫嫡次子孙,无嫡次子孙方荫庶长子孙。”

因荣国府嫡长子身份而袭爵的贾赦。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在《大清律例》“官员袭荫”条中也有这样的规定:“凡文武官员应合袭荫者,并令嫡长子孙袭荫;若嫡长子孙有故,嫡次子孙承荫;若无嫡次子孙,方许庶长子孙袭荫;如无庶出子孙,许令弟侄应合承继者袭荫。”《大清律例》不仅划分了“嫡长子孙—嫡次子孙—庶出子孙—弟侄”这种嫡庶亲疏的承继顺序,更明确规定,如果“不依次序搀越袭荫”,则会被处以“杖一百,徒三年”的惩罚。

那么,《红楼梦》又是怎样来表现这种嫡尊庶卑的宗法等级呢?

贾府中,尽管探春和贾环姐弟俩确实是正经主子,但比起嫡出的宝玉,身份还是要矮那么一截。尤其是宝玉和贾环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可以说是全书中表现嫡庶亲疏的关键所在。

在《红楼梦》中,贾环正式出场是在宝钗处和莺儿赌钱时。见贾环有意耍赖,莺儿便说:“一个做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瞧不起。前儿和宝二爷玩,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

听见这话,贾环就不乐意了,说:“我拿什么比宝玉,你们怕他,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

贾环说完便哭闹起来,宝钗见状连忙劝解。

贾宝玉。来源/87版《红楼梦》贾宝玉剧照

可巧这时宝玉来了,贾环立时有所收敛,宝钗见此,也暗忖贾府规矩原本如此,做弟弟的向来惧怕哥哥。但宝玉却心想,“兄弟们一并都有父母教训,何必我多事,反生疏了,况且我是正出,他是庶出,饶这样看待,还有人背后谈论,还禁得辖治了”。所以宝玉也并没有严词训斥,只是支走了贾环。贾环回去后,便有了赵姨娘训斥和凤姐反问的下文。

这一出闹剧看下来,宝玉的随性、贾环的小气、赵姨娘的敌视,还有旁人言语中的侧面映照,都将贾府中的嫡庶矛盾展现得淋漓尽致。

同时,在第二十回中,作者借宝玉和凤姐之口,挑明了这样一件事:贾环的教养问题应是贾政和王夫人之责。但在第二十五回中,王夫人命贾环到房中抄《金刚经》,后来贾环故意推翻蜡油,烫伤了宝玉的脸,这时凤姐却说“赵姨娘平时也该教导教导他”。王夫人听见这话,也责骂道:“养出这样黑心种子来,也不教训教训。”

凤姐指责赵姨娘。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前有“不好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后有“赵姨娘平时也该教导教导他”。真可谓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庶子的管教责任实在是一个十分尴尬的问题。

相比于贾环,探春的日子看起来要好过许多。她不仅得以入住大观园的秋爽斋,平日里和众姊妹也相处融洽,甚至还有机会管理家务,在贾府中颇受敬重。但实际上,庶女的处境一般并不会比庶子好,正因探春自己深知这一点,才会时时有意维护自己的身份,甚至不惜疏远生母赵姨娘而亲近嫡母王夫人。

赵姨娘抱怨探春。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在生母赵姨娘看来,探春“没有长翎毛儿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在嫡母王夫人看来,探春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赵姨娘和贾环母子又屡次生事,故而对探春也不好太过亲近。所以,探春在贾府中其实也处于一种左右为难的尴尬境遇。

在贾府中,“玫瑰花”一般的探春本是“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人物,凤姐曾连说三个“好”来赞她,贾琏的小厮兴儿称其为“老鸹窝里出凤凰”。但正因探春格外出众,所以上至凤姐,下至兴儿,都不禁因探春不是王夫人所生而感到可惜。

凤姐评价探春。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用凤姐的话来说,“虽然正出庶出是一样,但只女孩儿,却比不得儿子,将来作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探春又何尝不知这点,但她越是想摆脱身份困局,就越是在嫡庶关系的拉扯中举步维艰。

天悬地隔的同胞姐弟

作为一母同胞的亲姐弟,探春和贾环在为人处世上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旁人的评价也是褒贬分明,正如凤姐所说,“真真一个娘肚子里跑出这样天悬地隔的两个人来”。

先不论其他,单从人物气度来看,探春也远远胜于贾环。在林黛玉初入贾府时,看到的探春是“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儿,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而贾环其人,在亲爹贾政眼中都是一副“人物委琐、举止粗糙”的样子,往“神彩飘逸、秀色夺人”的宝玉旁边一站,自然不止差了一星半点。

贾环。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但归根究底,姐弟俩的差异实际上反映了两人在嫡庶制度下所采取的不同抗争方式。尽管在嫡庶有别的宗法制度下,探春和贾环在贾府的日子过得也算不错,但放在男尊女卑的大环境中,探春就不得不早为自己打算。面对赵姨娘的责难,探春就曾说道:

“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业来,那时自有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我乱说的。”

探春。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同时,在传统婚姻制度中,子女的婚事多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清律例》卷十《户律》中就规定:“嫁娶皆由祖父母、父母主婚,祖父母、父母俱无者,从余亲主婚。”对于女性而言,婚姻更是决定其人生走向的头等大事。譬如父母俱亡的黛玉,便只能由贾母和舅父舅母做主,所以不免感叹“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

对于探春而言,她的命运可以说是很大程度上都掌握在嫡亲长辈手中,所以,她亲近王夫人母子而疏远赵姨娘母子也是有理可循。对于贾母,探春也曾在众姊妹尽兴离席后,仍然坚持陪伴在老人身边。可见,作为庶女的探春会主动争取嫡亲长辈的好感,以便为将来打算,或许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像迎春那般“误嫁中山狼”。

贾母因贾赦欲纳鸳鸯为妾一事错怪王夫人,探春主动为王夫人辩解。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才自精明志自高”的探春,在管理家务时敢于“兴利除宿弊”,大行开源节流的策略。在面临抄检大观园一事时,也会主动维护自己房里的下人,更是在被搜身时怒扇对方一巴掌来维护自己的威严。就连组织诗社也是探春最先起意,认为这种雅事岂能“独许须眉”而不让女子参与。可以说,探春在贾府中的威信以及旁人对她的赞扬,都是她自己努力争取而来。

探春掌掴王善保家的。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而像“燎了毛的小冻猫子”的贾环,面对嫡尊庶卑的宗法观念,却不似探春这般上进,反倒企图以下作手段来伤害嫡系子孙,从而获益。

在《红楼梦》一书中,贾环曾两次直接或间接向宝玉实施伤害,一次是烫伤,一次是诬告,两次都引致了不小的后果,更成为推动故事主线的关键情节。

第二十五回中,正在炕上抄经的贾环见宝玉与彩霞玩闹,而彩霞平日与自己要好,所以多有不忿。

“二人正闹着,原来贾环听见了,素日原恨宝玉,今见他和彩霞玩耍,心上越发按不下这口气。因一沉思,计上心来,故作失手,将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烛,向宝玉脸上只一推。只听宝玉‘嗳呀’的一声,满屋里人都唬了一跳,连忙将地下的绰灯移过来一照,只见宝玉满脸是油。”

贾环故意推翻蜡油。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这次明目张胆的直接伤害,尽管使贾环和赵姨娘都挨了骂,却让宝玉的左脸被烫得起了一溜燎泡。

第二次的间接伤害,更是让宝玉被打得血肉模糊。 第三十三回中,贾环向贾政告状,故意搬弄是非,夸大事实,称: “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迫不遂,打了一顿,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

贾环诬告。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贾政本因宝玉在见贾雨村时心不在焉,便有不悦,加上刚得知宝玉结交忠顺王府的戏子蒋玉菡,已然气得不行,再听闻宝玉“淫辱母婢”一事,更是怒不可遏,气得“面如金纸”,喝令下人将宝玉“堵起嘴来,着实打死”。

在贾母和王夫人等人的干涉下,宝玉得以逃过死劫,但也被打得不轻。“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一片皆是血渍。禁不住解下汗巾去,由腿看至臀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

宝玉挨打。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在描述贾环与宝玉的关系时,曹雪芹有意突出并加剧其中的嫡庶矛盾,归根到底,也是因为庶子会对嫡子形成直接威胁。赵姨娘在指使马道婆施法暗害宝玉和凤姐时,就曾说“你若果然法子灵验,把他两个绝了,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

在封建宗法制度下,尽管嫡尊庶卑的观念根深蒂固,但倘若嫡系后继无人,庶出子孙仍然有机会继承家业。 这也是为什么赵姨娘母子总是心存不轨,而王夫人对他们也多有防备。

赵姨娘因宝玉和凤姐中邪而幸灾乐祸。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庶出固然身不由己,但长成无人不爱的“玫瑰花”,还是长成钻热灶火炕的“小冻猫子”,便是个人的造化了。

参考文献:

1.(清)曹雪芹著、高鹗续:《红楼梦》,乾隆五十六年萃文书屋活字印本(程甲本)。

2.毛保安:《曹雪芹笔下的探春》,《红楼梦学刊》1999年第3辑,第137-147页。

3.张同胜:《〈红楼梦〉中贾探春的伦理身份论略》,《红楼梦学刊》2015年第2辑,第70-84页。

4.李小标:《身份与财产——谱系继替下的清代承继法律文化》,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5年。

END

者丨南麓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古月

排版 | 于嘉夫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18501981989
亚太联合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