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名家名作
周敦颐:千年道统第一人

时间:2021-05-07 13:57:50 来源:凤凰网国学 点击数:791

编者按:在绵延了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里,儒家思想放射出的璀璨光芒,照亮了中国文化乃至世界文明的轨迹。凤凰网国学特此推出专题《穿越两千五百年,寻找儒家14位圣贤》,呈现中南大学刘立夫教授“立夫讲国学”儒学篇系列课程,带您追寻儒家贤达们的身影。接下来,让我们认识北宋五子之一、儒家理学思想的开山鼻祖——周敦颐。

Loaded13.04%
Current Time 3:41
Duration 33:15
自动播放

先给大家出一道测试题:你知道岳麓书院最“霸气”的一副对联是什么吗?可能有人回答:“惟楚有才,于斯为盛。”因为它正好写在书院的正门上。但是,我得告诉你,正门上的这句话虽然“大气”,但不“霸气”。如果你走到书院的孔庙,你会发现还有更厉害的:

“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

这是清代大学者王闿运写的,道出了湖南人的真正自信。湖南自古都是“南蛮之地”,文化一直比较落后。我们前面讲了那么的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从先秦诸子到汉唐经学,基本上是北方人,没有一个湖南人。但是,从北宋开始,湖南人开始走到中国文化的前台。这副对联的上联,“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说的就是这样一个典故。“濂溪”是湖南道县的一条小河,代指周敦颐,也就是濂溪先生;“吾道南来”是指程朱理学从北方的二程传到南方的朱熹,但二程的老师又是周敦颐,所以,程朱理学这个“道统”的源头还是“濂溪一脉”。这确实是湖南人的骄傲。正是从北宋开始,我们湖南才称得上“有文化”,宋代的著名书院,湖南就占了一半,除了长沙的岳麓书院,还有衡阳的石鼓书院,湘潭的碧泉书院,南岳的邺侯书院等等。

顺便给大家科普一下:很多人将“惟楚有才,于斯为盛”这句话理解为:“只有楚国有人才,而岳麓书院尤其兴盛。”这是吹牛。吹牛虽然不罚款,但全国其他省份的人看了情何以堪啊。其实,“惟”字在这里不是“惟一”意思,而是一个语气助词。所以,这句话的正确理解是:“楚国真是出人才啊,这里的人才尤其兴盛。”好了,我们言归正传,谈周敦颐。

一、宋明理学是先秦儒学的升级版

我们讲宋明理学,先要搞清一个问题:宋明理学本来就是儒学,为什么叫它“理学”或者“道学”,甚至西方人还叫它“新儒学”呢?说白了,就是儒学本身有缺点,它得提升层次,搞一个升级版。

1、儒学的缺陷在哪里?

就像市场里的产品,都会面临竞争压力,质量不行就有被淘汰的危险。这句话我现在可以这么说,但是如果是在宋明时代,那些正统的儒家学者会非常生气,大骂我诋毁圣人。其实,任何一种思想理论有优势,就有短板。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即使你是圣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儒学的短板在哪里呢?相比于佛教,它的精神境界没有开发出来。所谓精神境界,按照中国哲学的说法,就是心性论的问题。心性论就是孔孟思想的短板,《论语》上面说孔子“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孔子不谈性与天道,孟子只说了一句“知性知天”,然后就没有下文。汉唐以来的儒学之所以门庭冷落,正是因为佛教修心养性的功夫境界比它厉害。知道了这个背景,也就是知道宋明理学的目的所在。宋明理学是儒佛道三教竞争的产物。

2、宋明理学是一次漫长的“集体攻关”

在宋元明三个朝代600来年中,理学就是一个巨大的“社会思潮”,它不是某一个人心血来潮、或突发奇想,就搞出一个理学。理学是一种群体行动,是一次漫长的“集体攻关”。在数百年的时间里,一大群学者在做同一个事情,也就是给儒学升级。从学派上讲,主要有程朱理学、陆王心学,简称“程朱陆王”。此外,还有张载的“气学”,邵雍的“数学”。从地域上分,又可以有濂学、关学、洛学、闽学,濂指湖南的周敦颐,关指关中的张载,洛指洛阳的二程,闽指福建的朱熹,简称“濂洛关闽”。

3、周敦颐是连接孔孟“道统”的第一人

我们前面讲到唐朝中期的韩愈、李翱,他们都抬出了儒家的“道统”,攻击佛教的“法统”,其实就是想强化儒家自身的品牌优势。但是,韩愈是批评有余,建设不足。李翱呢,他的《复性书》有点“山寨”版的味道,讲的那套修心养性的“复性明诚”流于佛老,正统儒家很不满意。韩愈、李翱在思想上的贡献,就在于虽然把问题提出来了,但工作做得有点粗糙。所以,韩愈、李翱不能算是理学家。

宋代的理学家应该从谁算起呢?应该从周敦颐算起。有人会问:宋朝有很多文化名人,比如说范仲淹、苏轼、欧阳修、王安石,他们也很厉害,为什么不能算作理学家呢?这是因为理学是讲“专业”的,它有自己的专业术语、话语系统,不是你有名气、有学问就可以称为理学家的。中国有“道统”,没有“文统”,文章是为道服务的,你的文章写得再好,但思想境界不高,那叫“词章之学”,是雕虫小技,这种人只能叫“文人骚客”,跟那些“有道之士”还差一个层次。

还有,西方人叫宋明理学为“新儒学”,那是他们的看法,最正宗的称谓应该是“道学”,因为元朝人写的《宋史》,很明确地用了“道学传”三个字。前朝人做过的事情,后朝人来总结。《宋史· 道学传》重点介绍6个人:周敦颐、二程(程颢、程颐)、朱熹、邵雍、张载。这6个人虽然都有贡献,但是,周敦颐有首创之功。按照儒家的“道统”理论,儒家从孔子传到曾子、《大学》的作者,再传到子思、《中庸》的作者,然后是第四代孟子。孟子以后,儒家的道统失传了。后来的儒家学者要么偏了,要么歪了,都不正宗,这个时候佛教、道教和各种“异端邪说”大行其道,儒家衰败不振。直到一千多年后,周敦颐“得圣贤不传之学”,才把儒家孔孟的道统接上来。所以,正史将周敦颐看成是公认的连接孔孟思想的“道学正脉”,他应该坐上宋明理学的第一把交椅。

后人认为周敦颐是“道学宗主”、“理学开山”,评价很高。之所以有这么高的评价,我认为有两点最关键:第一,他的精神气质成为儒者的榜样;第二,他提出的一些思想理论对理学的发展影响深远。我们先来看他的精神气质。

二、《爱莲说》与周敦颐的佛教情结

一般人都读过周敦颐的《爱莲说》,这确实是一篇千古美文。比较一下,如果你读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归去来辞》,那是一种隐者情怀。读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那是一种儒者的忧患意识,天下情怀。同样是美文,但精神气质不一样。我曾经教育学生,你们可以欣赏陶渊明的文章,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但这个时代千万别去做什么隐士,穷开心,还爱喝酒,美其名曰自得其乐,那是自废前程。应该学范仲淹,有“居庙堂之高而忧其君,处江湖之远而忧其民”的古仁人之风,敢于担当。至于周敦颐,值得仰望,但你未必能够学得来,他的境界可以用8个字来概括,就是:“超凡脱俗,圣贤气象”。

1、一个满满正能量的地方官

周敦颐是湖南道县人,生活在北宋的中期。宋朝以文治国,是科举的“黄金时代”。但是,周敦颐没有走科举这条路,他不是进士出身。他有个舅舅郑向,是龙图阁学士。宋朝的龙图阁学士,是一个带荣誉的闲职,皇帝身边的文化顾问,从四品,相当于现在的副厅级待遇,这个身份可以推荐家里一个人做官,郑向就推荐了他的外甥周敦颐。宋代的官吏选拔有两条线:一条是科举,正规一些;另一条是恩荫,是科举的补充。官做得越大,推荐的指标就越多,目的就是笼络官僚士大夫,显示皇恩。这样一来,宋代的官吏多,机构臃肿,“冗官”一直是国家的负担,它的几次重大改革,都提到要裁“冗官”,但无济于事。不过,恩荫这条路毕竟是补充,通过恩荫上去的,多是需要照顾的庸才,一般只能做小官,绝大部分是小吏。

周敦颐当然不是庸才,但他一开始只能做小吏,做了洪州就是今天江西南昌分宁县的主簿,打杂的。这一年,他24岁。不过,周敦颐很有才干,他一上任,就处理好了一个多年裁而未决的官司,赢得了口碑。看来,周敦颐就是一个天生的法官,他接下来做的几任官都与司法有关,比如南安军司理参军、大理寺丞知洪州南昌县、广东提点刑狱,等等。他还做过郴州的桂阳县令,虔州通判、永州通判、知南康军。周敦颐一生做的最高级别的官应该是他晚年出任的广东提点刑狱,这个职务相当于广东省的司法厅厅长,有人认为,周敦颐这个提点刑狱的级别比厅长还高,相当于副省级。不管怎样,他做到了正厅级干部。这在当时恩荫、非科班出身的官员中,应该是少有的精英人物。

《宋史》周敦颐传给后人留下一个清官的形象。他为人正直,不循流俗,满满的正能量。他在南安军担任司理参军的时候,宋朝的军和县是平级的,南安军在今天的福建泉州。有个囚犯按法律不该判死刑,但主政的转运使、当地的一把手王逵蛮不讲理,要判囚犯的死刑。估计他要么是得了好处,要么是迫于压力。部下都不敢说话,唯独周敦颐站了出来,他毕竟是直接负责办案的,坚持要依法办事。王逵不听,周敦颐当场就扔下代表他身份的“笏(hu)板”,打算辞官而去,说:“用杀人的做法来取悦于上级,我不干。”面对正直的周敦颐,横蛮的王逵也不敢造次,这个囚犯才免于一死。

周敦颐为官清廉,不慕名利。做了几十年的地方官,把工资的收入基本上用来救济朋友和穷人,自己粗茶淡饭,家无余财,有时候到外地去连车马费都出不起。宋朝是高薪养廉,周敦颐的经济待遇应该不低,但他却甘于淡泊,过苦日子,确实是不多见的。他是一个真正践行“孔颜之乐”的学者型领导,有圣贤气象。他的人品,正如《爱莲说》的“出淤泥而不染”。

2、《爱莲说》与佛教的莲花品格

《爱莲说》很短,一共才119个字,字字如金啊。这是周敦颐47岁的时候写的。他只活了57岁,47岁就算中老年,这部作品代表了他思想的成熟。

文章说,世上有三种花代表三种人品:第一种是菊花,晋代陶渊明的最爱;第二种是牡丹,唐朝以来普通人的最爱;第三种是莲花,我情有独钟。因为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内心通透,外观正直,散发出淡淡清香。你只可以远远的欣赏她,但不可以亵渎她。爱菊花的是隐士,爱牡丹的是俗人,爱莲花是君子。我就是爱莲花的君子。可是,这个世界上毕竟俗人多而君子少,有谁愿意跟我同道,做一个不染流俗、中通外直的君子呢?

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莲花不是佛教里面的一个吉祥之花吗?周敦颐独爱莲花,难道与佛教有关系吗?还真有关系。

佛教关于莲花的记载很多,还有一部专门用莲花起名的经,叫《妙法莲华经》,简称《法华经》。大家最熟悉的莫过于观音菩萨坐莲台。自古以来,印度都将莲花特别是红莲视为水生植物中最高贵的花,佛教视之为“七宝”之一。《维摩诘经》上说:

“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华,卑湿淤泥,乃生此华。”

莲花总是生长在卑湿的淤泥浊水之中,按照佛教的理解,淤泥浊水即是烦恼,如果没有人世间的种种烦恼,人也成不了佛。这叫“烦恼即菩提”,在烦恼中成就菩提。周敦颐从来没有提到自己要成佛,他只做君子,但道理是相通的。周敦颐自己也说,他的思想境界就是受几个和尚启发而来。

有一本禅宗的书,叫《居士分灯录》,上面说周敦颐是佛印了元禅师的法嗣,即俗家弟子。与周敦颐交往过的还有晦堂祖心、东林常总、佛印了元、黄龙慧南等人,都是当时有名的僧人。按佛教方面的记载,周敦颐的学术思想基本上都是受禅师的启发而来。比如,周敦颐特别推崇体悟“孔颜之乐”,源于晦堂祖心禅师的“自家屋里打点”。周敦颐发挥儒学的“至诚之道”,即源于东林常总的“实际理地,不著一尘”。周敦颐独创的《太极图说》则出自《华严经》的“法界”理论。周敦颐本人还承认,黄龙慧南、佛印了元启发了他的“妙心”,东林常总则让他了他对《易》理有通透的把握。

你也许不相信佛教方面的记载。但是,《二程遗书》里面记载了二程说过的一句话:“周茂叔,穷禅客。”

周茂叔是周敦颐的字。学生说自己的老师是“穷禅客”,让人莫名其妙。有人将这句话解释为:“周敦颐曾经跟禅师论辩,说得禅师理屈词穷。”那怎么可能。周敦颐受过高僧的影响很正常。他“不除窗前草”,人问其故,答曰“与自家意思一般”。这个典故朱熹曾提到过,说明周敦颐学到了禅宗的精髓,过得活泼而洒脱。

有人说,我们湖南到处都有莲花,周敦颐写《爱莲说》未必与佛教有关吧。问题在于,你就是天天坐在水里看莲花,能看出个啥来?周敦颐发现莲花之美,是他精神近乎完美的结果。中国人视牡丹为国花,印度人视莲花为国花,一个追求富贵,一个追求圣洁。这是两种文化的差异。在中国,欣赏莲花、把莲花说得那么高尚的,大概周敦颐是第一个人吧。周敦颐的《爱莲说》道出了他的精神气质非同寻常,普通儒者极难达到他的境界。

“胸怀洒落,如光风霁月。”

洒脱的胸怀,如同雨过天晴后的明朗洁净,足见周敦颐的卓越人品。注意,真正的道学家靠的是身体力行而达到圣贤境界,后来王阳明强调的“知行合一”也是这个意思。你要是做不到,又想沽名钓誉,那就是假道学,伪君子。

三、《太极图说》及其版权之争

一个人有境界没学问不行,有学问没境界也不行。周敦颐的真学问在哪里?就在《太极图说》,这是其哲学思想的集中表现。《太极图说》是周敦颐30来岁的时候写的,一共才249个字,字字珠玑。周敦颐30来岁写出《太极图说》,40多岁写出《爱莲说》,前者体现了他的哲学上的创新,后者体现了他境界上的造就。这应该是周敦颐成为道学开山的基本标志。

1、《太极图说》说什么?

去过周敦颐家乡的都知道,那里有一个“月岩”奇景。它实际上是个巨大的岩洞,有东西两座洞门。如果从东洞门进,往西门走,一开始可以看到一弯“残月”,接着便能见到一轮“皓月”,继续往前走,月亮由圆而缺,最后成为“上弦月”。当地人传说,周敦颐小时候曾在月岩读书,正是这个经历,为他后来悟出“无极而太极”提供了实际的场景。实际上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不妨来看看周敦颐的《太极图说》的开头几句: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这段话大家似曾相识,因为《易传》上面就“易有太极,是生两仪”的解释。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本来就叫《太极图易说》,是用来解释周易的阴阳变化的。这个宇宙观先秦时代就出现了。周敦颐关键是加了一个“无极而太极”,从无极到太极,这个引发了争议。

实际上,周敦颐最大的贡献是提出了一个前人没有发现的“天人一体”观:由无极到太极,到阴阳五行,到万物化生,然后是“主静立人极”。宇宙万物的变化,都遵循这么一个程序。那么人呢?人也是天地万物的一分子,人生的最佳状态就是“主静立人极”。人生有动有静,但要以静为主,有了静人生才能达到极致。周敦颐还自己加上一句:“无欲故静。”这为后来的“天理人欲”之辨提供了思路。

2、周敦颐的“太极图”不是阴阳鱼

有人说,太极图是“中华第一图”,它被描述成阴阳鱼,非常优美而神秘。我们在道观里面,甚至在摆地摊的算命先生那里都能看到。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徽标也选了这个图,韩国人把这个图绣到了国旗上。这里要说明一下,韩国人这个国旗图本来就是中国人帮他设计的。

1882年,清朝协助朝鲜与美国签订《朝美修好通商条约》,那个时候朝鲜是清朝的附属国。在条约签订前,朝鲜官员提出用中国的龙旗,但负责朝鲜事务的马建忠不同意。经过双方商量,马建忠建议用太极图,外周用八卦,八卦纯用黑色,太极用半红半黑,这个方案是韩国国旗图的最初造型。现在韩国的国旗没有侵权,而是特殊历史条件的产物。韩国、新加坡本来就属于中华文化圈。

我们现在来对比一下几个太极图:一个是阴阳鱼图,一个是周敦颐的太极图,一个是道士炼丹图。这3个图,第一个是常见的太极图阴阳鱼,它最简明,也最好看,基本意思是宇宙万物分成阴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第二个周敦颐的太极图,周敦颐用在人生上,重在“主静立人极”。第三个道士用它来炼丹,口诀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和主静是同一思路。所以,周敦颐这个太极图与道教是有关系的。

3、《太极图说》的千年版权之争

现在问题来了。你前面说《爱莲说》与佛教有关,现在又说《太极图说》与道教有关,那儒家的面子往哪儿搁。其实,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里子”的问题。我们现在觉得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但在某个特殊的时代,它是很敏感的问题。

原因很简单,用现在的话说,这涉及到版权的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太极图说》中“无极而太极”明显与老子有关,《道德经》上说:

“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

这是原话,你怎么去否定呢?还有那个“太极图”,明显与道士炼丹的程序一致,你怎么去否定?至于“主静立人极”,可以说与道家有关,也与儒家有关,儒家的经典《礼记·乐记》就说:

“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于物而动,性之欲也。”

意思说,人的本性就是静的,七情六欲的产生,源于与外界的接触。可以说,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是对儒家道家思想的一个综合。

但是,这个问题在宋明时代就没有这么简单。按照朱熹、张栻等儒家学者的意见,这当然是周敦颐“不由师传,默契道体”,没有人教他,是他自己悟出来的,从而上承了千年不传的孔孟道统。但朱震、陆九渊等认为它来自道家、道教。清代的一些学者甚至详细考证,找到它与五代道士陈抟的《先天图》和道教其他炼丹经典的证据。佛教方面甚至认为《太极图说》源于某个禅师的口授。

到底谁说对了呢?我认为,只要不存门户之见,这样的问题并不难回答。

第一,在精神境界上,《太极图说》与《爱莲说》是相通的,前者讲“主静”,以静为主,是修心的方法,后者讲“出淤泥而不染”,是境界的提升。周敦颐30来岁写《太极图说》,到了47岁的中老年总结出《爱莲说》,说明他的精神境界达到了极致。孔孟儒学过去不怎么讨论的心性问题,经过周敦颐与和尚道士的交往,援佛老以入儒,开出了儒学精神生活的新天地,这本身就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是综合创新。在此以前,还没有哪位儒者能达到这个高度。

第二,在宇宙论方面,周敦颐通过《太极图说》,把人类道德生活的原则与宇宙的发展规律结合起来,为儒家的伦理道德生活找到了源头,哲学上叫做“本体论”的证据,为后来程朱理学中的核心议题“天理人欲”之辨提供了基本的思路。

第三,肯定周敦颐对儒学的创新,并不否认周敦颐对佛教还有道家、道家学说的吸收与融通。任何一种思想学说都需要源头活水,人家有长处,你不去学习借鉴,偏要自我陶醉,那只能闭门造车,故步自封,就不可能有建树。我们现在提倡“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就是中外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是我们对待古代文化和外来文化的正确态度。周敦颐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立门户之见,他之所以能够成为“道学宗主”,正是因为他能够在坚持儒学的价值立场,不设藩篱,大胆吸收佛道的思想营养,海纳百川,综合创新。像周敦颐这样大气魄的学者,只有后来的王阳明可以与之相提并论,这个非常了不起。

好了。关于周敦颐我们就说这些。顺便提一下二程。有人说二程的老师是周敦颐,可是二程不怎么认他这个老师。这个问题我们怎么看呢?其实,周敦颐在做地方官时,二程的父亲认识了他,觉得他有真学问,于是将自己的两个儿子程颢、程颐带过来,让周敦颐做他们的老师。按时间算,周敦颐只教了他们才1年的时间。那么,周敦颐教了他们什么学问?二程有了名气地位以后,到底还认不认他这个老师,我们下次专门来讲理学的开创者程颢、程颐。谢谢大家。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18501981989
亚太联合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