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化资讯
闲话红楼|做清客“帮闲”的学问

时间:2022-06-11 21:47:25 来源:凤凰网读书 点击数:112857

作者:十年砍柴

鸳鸯在戏弄刘姥姥以哄贾母、王夫人等当权派高兴之前,就明确是要把刘姥姥当成“女清客”。这刘姥姥若算清客的话,恐怕是一个精明而厚道的清客,比贾政身边那帮清客强多了, 而与那个有官职在身而甘愿做贾府清客的人(贾雨村)相比,人品更是霄壤之别。

清客是用来干什么的?无非是富贵人家,在吃腻了山珍海味,玩够了姨太太们以后还是不过瘾,需要有一种文化上的声名,毕竟土财主总是不好听的。那时候没有高尔夫球场,也没有发明飞机,富贵人士很难漂洋过海去国际舞台上秀一把,除了玩玩票、捧捧戏子,比较高尚的爱好就是养一帮清客,没事在一起吟诗作赋,以显示诗礼之家的“文化底蕴”。

贾政自许为正人君子,显然不能如他的哥哥贾赦那般,与赌棍、色鬼混在一起,因此他和清客的交往最多,有名有姓的就能数出来几位:詹光、程日兴、胡斯来、单聘仁等。这些读书人大多是来帮闲的,心甘情愿给大户人家做富贵景象的点缀。比如贾府为迎接元妃省亲修了大观园,贾政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名曰群策群力来琢磨匾额如何题,实际上是让这些人来烘托宝二爷的。这些具有专业水准的清客,当然不会傻到去抢宝玉的风头,而是小心翼翼作铺垫,最后目的是要突出宝玉的才华。当年王勃应阎都督的邀请去参加滕王阁落成典礼,本来是让他做个清客的,写《滕王阁序》这样的风头是要让自己女婿出的,可王勃没有做清客的自觉,毫不客气地提笔写就《滕王阁序》——他是去交趾(今越南北部)看望父亲路过南昌,不需要巴结阎都督,因此可以不需要有清客的帮闲嘴脸。

古代文人有两类:一类是帮忙文人,一类是帮闲文人。所谓帮忙文人,是给主子出谋划策、 起草文件的,位居重臣;而帮闲文人,则是献诗作赋,“俳优蓄之”,只在弄臣之列。正如鲁迅所言:“那些会念书会下棋会画画的人,陪主人念念书,下下棋, 画几笔画, 这叫做帮闲,也就是篾片!所以帮闲文学又名篾片文学。”(《鲁迅全集·集外集拾遗·帮闲文学与帮忙文学》)

贾府中这些清客靠什么活, 难道他们全家的生活完全由贾府包起来?我看未必。在“帮闲” 的过程中,他们可能会得到一些物质利益, 比如修建大观园, 一些清客参加了施工的设计、 管理, 这当然是贾政老爷看他们“帮闲”有功,给一点差事让他们做做。但我以为最关键的是积累“无形资产”,长期出入公侯之门,这是张很管用的虎皮,很能吓住一些人的,比如他们有人作奸犯科, 或者剽窃某位民间诗人的诗文东窗事发了,地方官要想动他们还得掂量掂量, 因为人家和贾府老爷在一起喝过酒的。如果有一天,机缘巧合能进入官场,从“帮闲”变成“帮忙”,那么给贾府当过清客的历史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贾雨村的升迁, 就是和当年给贾府的姑爷林如海家当过家庭教师很有关系。

古代中国是一个盛产清客的国度,这和科举制在中国的兴盛关系极大。一个帝国长期维持一支庞大的不做工、不务农、不经商而专门读书的人群,这些读书人能鱼跃龙门中举、中进士走进仕途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能混个秀才功名就谢天谢地了。这些人总要吃饭穿衣、 娶妻生子,他们的出路在哪里?做师爷是一条出路,在地方包揽官司也是出路,当然做清客也是出路,而且清客是可以兼职的。一个给贾府“帮闲”的清客,如果揽了一个官司,恐怕打赢的概率比不做清客的讼师高得多。

对文人来说,“帮闲”只是一个手段、一个过程,他们最终是想进入权力中枢,名正言顺地“帮忙”。司马相如就不满于“帮闲”的地位,时常称病不到汉武帝面前去献殷勤,却躲在家里暗暗地作封禅文,以示自己有“帮忙” 的本领。李白在自荐信中巴结人家——“生不愿做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与韩荆州书》), 这位谪仙诗人最终的清客生涯到了顶点, 给皇帝和贵妃专写歌功颂德的诗文。“云想衣裳花想容”(《清平调· 其一》),写得多美呀, 看来李白做清客还是很有天赋的。可是李白不满足只是写写诗文,总想一展平生抱负。这样皇帝就不乐意了,人家本来就是让你来点缀太平盛世的,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好了,赐金归山,连专职清客的位置都没有了——缺你一个算什么,大唐帝国中想给皇帝做清客的,如果排队的话估计能从皇宫排到长安城外排到终南山下。

不要以为“帮忙”才是正道,“帮闲”不如“帮忙”,有时候“帮闲”比“帮忙”更重要。贾府的焦大,因为救过老太爷的命,方才有了贾府后来的富贵,这是大大的“帮忙”,可最后怎么样?不如陪着贾政闲谈的清客, 也不如陪着贾母打牌的老仆。历朝历代,多少帮了老皇帝许多大忙的开国元勋,最后被老皇帝三下五除二杀掉,而那些专门吹捧“朝廷英明”“皇帝万岁”的“清客”文臣,却享尽荣华富贵。明代嘉靖皇帝想长生不老,信奉道教,常常用“青词”祷告上苍。因此,内阁大臣们必须要写得一手好“青词”,才能得到重用,如当过首辅的夏言和严嵩都被称为“青词宰相”。你看看,要想做“帮忙”的大事,首先要帮好闲,否则的话连“帮忙”的资格都不可能取得。

那些到处给官员们讲课,告诉官员们要如何治国爱民的学问家们,不要以为自己真的是“帝王师”,说穿了不过是一个写“青词”的清客而已,离真正入阁帮忙距离还远着呢,所以得意还为时过早呀!焦大不读书,不知道“帮闲”的重要性,还想着当年“帮忙”的功劳, 因此被灌了马粪;而刘姥姥同样不读书,可她很知道做清客去“帮闲”的学问,因而深得贾母欢心。看来学问并非是做清客的最重要素质,做清客最重要的素质是要了解主子需要什么,而且要有自轻自贱的心理素质,要知道自己给主子上了一首颂诗后被夸奖,哪怕主子还尊称自己为“某某先生”,并步韵和了一首,那都是主子在万机之暇跟清客们玩玩而已,而要是真以为主子把自己当回事, 那么清客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18501981989

微信公众账号
亚太联合文化